当前位置:首页

通过熟人坐长途车到了上海

2018-09-04 09:30

唐文轩说,在上海的一年多时间,是他最痛苦的时候,他甚至愿意流浪也不想再过那样的生活。他在安徽包工头的建筑工地打临工,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,累得人 都要散架了。这还不算,一些小混混看他没有老乡,总是独自一个人便打起了他的主意。唐文轩多次遭到殴打,还被勒索钱财。你在我老乡那里赚了那么多钱, 该分一点给我们买酒抽烟吧。对于这段回忆,唐文轩不想提起更多,反而是唐相生更多地诉说儿子遭受的委屈。

今年5月份,在广东省英德市流浪的唐文轩遇到了当地一名女子。据警方事后调查,该女子是精神失常人员。那个傻女孩好可怜,比我还傻。为了照顾这名女子, 唐文轩将她带到了自己寄住的一间破旧房屋里。每天,唐文轩外出捡矿泉水瓶、废纸板等废品,换钱后买东西两个人吃,有时候捡到别人丢弃的食物,也带回来在屋 子里生火,用捡来的锅子热一下吃。

7月30日晚上9点半左右,唐文轩和女子正在屋子里 生火热东西吃。英德市公安局城西派出所值班民警在此巡逻,发现两人行为异常,于是上前进行排查。唐文轩清楚地说出了自己的信息以及家人的名字,而女子则是 精神失常人员。了解情况后,民警将女子送往英德市慢病站治疗,将唐文轩送往英德市民政局救助站暂时留宿。民警回到派出所立即通过相关系统核查,在全国人口 信息库找到唐文轩家人的信息,并与其弟弟唐运祥取得联系。唐运祥在电话里听到哥哥找到了,激动得泣不成声,表示要立即赶往英德与哥哥相认。

离开上海后,唐文轩一直在广东境内流浪,先后去过韶关、花都、清远、广州、东莞等地。2006年,唐文轩在韶关的一座寺庙里认识了一位僧人,后来他称其为 师父。常年的流浪导致唐文轩身体状况变差,师父每天给他熬药、按摩穴位,我原来总是头晕,师父经常给我按摩头部,很快就好了。

从寺庙出来之后,因为没有身份证,唐文轩找不到工作,靠捡破烂换钱为生。一些曾经与唐文轩接触过的好心人也帮助过他,送他一些旧衣服或者直接给他生活费。最多的时候,有人一次给过我600元。

英德市救助站副站长梁先生介绍,当晚12点,唐文轩被送来救助站。8月1日上午,唐文轩的弟弟在派出所民警的陪同下来到救助站将他接走。兄弟相认那一刻,两个人紧紧拥抱,热泪盈眶。

外面的世界并不像想象中那么精彩。刚从家里出来,唐文轩就遭遇重大打击:到浙江不到一个月,唐文轩被人偷走了身份证。进不了厂,只能做零工。不久之后,唐文轩离开了伤心地,通过熟人坐长途车到了上海。

在寺庙里的一年多时间里,唐文轩每天吃斋、打坐,有时候跟着师父出去驱邪、开光,日子过得清静,心也安定了许多。唐文轩介绍,后来因为师父转到其他的寺庙,他也便离开了。